欲望的挣扎 - 天天撸啊撸寡妇,撸撸管,撸啊撸网站-天天撸一撸-极品色影院 
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欲望的挣扎

欲望的挣扎

于红答应跟刘恩见面后,又后悔了起来。

  于红在网上跟刘恩聊天时说。“咱们就这样挺好的,做个网上的情人,比现实中的情人要好,再说咱们都有家庭。”

+ G4 ~5 G/ L& ?+ m  于红:“不是害怕,是不想。”1 V# `9 Y: C, b$ V* {

  于红:“网友见面还有好。”

# ]: n' \1 oQ: f; ]3 {  紧接着刘恩发过来一个QQ表情,一个很木讷的人,上面有一行字,只见上面写道。做人要厚道。

  电脑音响又响起了滴滴的声音,同时刘恩的头像在一停的闪动着,于红明白这是刘恩在跟她说话,她不急着用鼠标去点那晃动的头像。她在想是见还是不见。) \2 n0 A: ?7 w3 [! n* k# ]" H2 Z' e

6 w; D7 n! J8 f, K, H  刘恩:“说话啊,咋不说话,你在想啥?”

! H{+ Z* V/ m5 {; L  刘恩:“于红,我现在非常渴望见到你,你的音容笑貌经常在我的眼前闪烁,我太想你,就见一面好吗?”

! r$ ?2 g4 L+ Y9 J4 |( v- c  刘恩:“咱们只见面也不上床,有啥对不起他们的。”

  刘恩:“明天上午九点在我家咋样?”3 I9 V- m$ y# o& t. p& r# n; w

* n7 q" x; r' E7 A; K_& R  刘恩:“她上班,家里人,正好咱们见面。”* Q3 t$ s% Z# ?/ z4 y, g* bc

9 ?5 i. s. kv  刘恩:“不会的,她在单位不会回来的。”. @1 I& E1 s9 ?5 w/ }4 b) Y9 ^

  刘恩沉默一会儿。“在人民公园咋样?明天上午九点,不见不散啊。”

  刘恩说。“那怎么行?我期待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刘恩被于红这么一说了主意,“那你说在哪里见啊?”$ e0 x) R0 L. h) j

  刘恩:“于红,你总找借口搪塞我。为啥不见呢?明天早晨我给你打电话,好吗?你老公不在家吧?”

. A/ F0 ^8 Z/ l. n& L9 v' D6 j* t  刘恩:“你不要这么说。说定了。明天等的电话,其实咱们离得不远。”

/ T, I( G* D, X  于红睡个懒觉,起来就打开电脑,上上网号,一下子就看到了刘恩在上面,刘恩看到她就跟她打招呼。

& w2 h$ D* k4 t% b9 [  刘恩说在等她,他们就这样聊了起来,说起明天的见面。4 n- v8 \u: d' T

  于红打扮的花枝招展在家里等着刘恩,她的心忐忑不安起来。于红经常盯着手机,恐怕遗失了电话。7 R4 O) |( f# z- F

! d: c: v: i& S* ~  吃过晚饭,虽然网上很吸引于红,但她还是忍痛割爱的走进了浴室,她要好好的洗一下,把一个干净的自己给许强,也许明天就不干净了。她不知到咋就冒出这个想法,这个想法把她自己吓了一大跳。

  于红刚洗完澡,浑身光鲜的来到卧室。许强望了她一眼,并有兴奋,仍然默默的躺着沐浴红不明白,许强还不到三十岁咋就这么老态龙钟了。, Q& T' y, X& Z3 [+ I% k

" K# H! qi. x& P  许强只是向于红那香艳的身体上望了一眼,并有让他冲动,这使于红匪夷所思,难道他真的老了吗?0 |: g# J6 q8 ^

7 M* [/ q0 D3 C_' \& Z; M  于红在黑暗中将手朝着许强伸了过来,许强抓住她的手,她趁试就钻进了他的怀里,于红嗅到久违的男人的体味,她跟许强有日字有做爱了,这股味道久违了,她贪婪的嗅了嗅,许强的手抚向她那虽然不大却很坚挺的乳房上,在那揉搓了起来。于红身替顿时就有了微妙的放应。

. F7 Q9 Q% P5 [; Y! ei4 d* o  许强很快的进入她的身体,在她很有真正的达到沸点时就突兀的进入,使她有些迟钝,等她真正渐入佳境的时候。许强却不行了。

+ E& ^+ W/ @* d0 F- D! A9 |8 I  “你咋的了?”

4 e; @; m8 t3 Ea9 ?$ f5 v  “都赖你,在关键的时候乱说话。”

; _( v, K! T# o4 M* t$ R! X  “你干啥?都把我弄疼了。”# Y1 d4 {# c6 n" X5 XV

  许强不甘心,他又趴在于红的身上,而不是进入,他也不能进入,此时许强想起他有个朋友说过的一句笑话,他那个朋友是个球迷,那位朋友曾经说过一幅对联,跟他眼前的这个场景有些雷同。

& b5 ~' W1 d" Q( [  “你到第行不行。”

# @* I# k; O) P2 B6 q; y  许强慌忙的将手抚向她的私处爱抚起来了。于红也不再张扬了,闭目养神般的享受她的爱抚。

% d; y8 q/ v! l  许强在猥亵于红中,渐渐的有了硬度,他慌忙的挺进,可是当他刚一进入就疲软了下来。使他很懊恼。

  于红的话刺激了许强,许强本想再逞一下强,就是由于精神的颓丧,使他想要挽回尊严的颜面的力气都有。他瘫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很快鼾声响了起来,于红躺在黑暗里,非常伤心,她就像一壶被烧的水,眼看就要到沸点了,突然把壶底下的火抽走了冒失她这壶水不温不火的渐渐冷却下来。

j5 H" }- c5 {- z  于红实在难以如睡,她又起来,离开了卧室,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上网。

  于红慌乱的拿起了电话,摁了接听键子。

$ d7 A& d) \8 E! D! u% R  刘恩的第一句话就这么火热,使于红不好回答他,但她还是很喜欢这句话的,这个刘恩,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他一下子就捉住了她的芳心。" N* W& }$ F( z( L3 Z

( N6 G$ @$ ^9 w4 W4 @' B% z- B  于红说。

  刘恩说……刘恩火热的语言使于红很温暖,其实女人都喜欢男人的表达。

  于是对着电话说。& Y: ]9 n$ z( h( r! D( I3 ]2 v, c3 e

0 r% k6 X4 C7 l& U  刘恩在电话那端说。( F: A+ T' K3 @; A* s2 I3 m

  于红嗔怪的说。“咱们只是网友,见过面认识一下,有其它的内容。”

; H. t- ~4 \! e. PZ, w  刘恩说,“一会儿你坐车到新安大厦,我在那个6路站点等你,你下车我就看到你了,我现在就去等你。”

  于红说。“你不用去这么早,我坐上车再给你打电话,你去那么早也是白等,我知道等人的滋味不好过,”, n. F2 n/ l, |) c

  刘恩非常圆滑的说。“要的就是这种等待,这种气氛,使我知道珍惜你重视你。”

/ [$ @. `- \7 g  “一白多个。”

S8 C3 j- I2 _3 y/ OF* `  “缺德。”, n$ U3 ~# g- ^7 L7 b& Q2 g

  “别介,我这不是吹牛吗?你不能还见面就管我吧,”# L$ m- q7 h, p, H# d1 _

  “不敢你说了。我这就走。”

  “好啊,我终于等到咱们相聚的那个美妙的时刻了。”, y6 e6 R2 _, ^- c* Q

; `D) z3 Z7 w( ]  “去你的吧。”3 v! Y; z% i2 j, o

7 G) V% {+ W! O! V' B# R  于红跟刘恩通完电话,心里美滋滋的,虽然她晓得刘恩甜蜜的嘴巴并非出自心里,但她还是感到别男人哄的惬意和幸福。

+ n8 {: r! O6 {4 t  于红对于这次见面很犹豫。她在诱惑与责任之间徘徊了很久,最后还是被某种诱惑所动摇了。

; \6 j6 `) S/ d( w+ P% f; _  于红在胡思乱想之中来到6路站点,她从车窗里就看到车下的刘恩在向车里张望,她之所以认出来了刘恩,是因为她在视频里见过他,所以她一眼就人出来了他。6 o# a~. w2 |8 q% P6 a" i; }

8 ~8 p; H, R5 k  “你好,于红。”

) B" p2 v# p% Q( E1 Q% t; I8 |  于红捶着刘恩,刘恩非常开心,他在享受着她的打情骂俏。很温馨。

  于轰问。8 O1 S* ?9 [4 x( fW5 r

, Q; R# ^& T" x9 e  刘恩跟于红坐在出租车的后排座位上。刘恩说。6 v0 j) Y, x" g7 ~

  “一个朋友的家。”; jA/ X" v, K+ P; f

0 r) s# H$ ~9 {$ r  于红有些犹豫,“于红,你穿这条红裙子真好看。走吧,别在这儿待着。”) P3 Z% y# c/ y; W

6 S; e/ Q# f, vu4 A$ X  “你咋把我领这来了。”' I% i; o, a3 J$ s

; z% _1 D8 R% S) y0 h1 {  “这你就别管了。”2 M/ S* I1 J* _. K; ]

  “是啊,咋的了?”

5 ?' [7 S3 n. h' h! s. w  “我有点不相信,”" G1 M5 b9 @& L- Y* |

( S, P* I8 T. D) ]5 Y. T9 a  “我朋友很干净。”

+ I1 [" e$ E+ I  “不对,我咋在这屋里嗅到女人的气息了。”3 F6 Y7 x- n) y9 m

1 x( W$ v+ b( y0 U# K+ @0 X  刘恩有想到于红这么聪明。“你问这么多干吗?快请坐,”

: }$ t( T5 r% C+ k/ {" O  于红只好先坐在沙发上。就在她要坐下时。撩了一下她那红色的超短裙。裙子本来就小,她这么一撩,里面绿色的内裤和光洁的大腿就乍泄了出来,让刘恩直流鼻血,但他克制自己骚动的情绪。因为他更跟于红见面,还不敢过于放肆。他挨着于红坐在沙发里,他眼睛时不时的往她身上瞄,像个小偷贼眉鼠眼的。) P3 G( J! |9 ~

  于红娇嗔的打了刘恩一下。# W* v, d+ [0 T+ a

  “死鬼,你不说好话。”. W) Q0 v( k9 z2 h* L/ ]1 K

, ?2 L- E; O* c/ Y/ v  刘恩顺势抓住了于红的手,在她那冰凉的臂膀上抚摸。

  于红紧张的往回缩着。

) C- ~" P: C( {. tM  “刘恩,你这是干啥,你不要这样,咱们说好了。”

* G" j0 _) D- S/ G, z  “我爱你,于红,”3 m8 O& i+ H% i/ }9 D1 s, o) m

  于红强烈的抵抗,用手抓住那只流氓的手,可是刘恩虚晃一枪,却用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超短裙里,一下子就摸到了于红的私处,于红大惊失色。

& T: K# C* N, s) Xj  于红心慌意乱,耳热脸红,她慌张的用手去阻拦,可是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内裤,在她那杂乱无章的草地上摩擦,她用手拦住了他那只嚣张的手,使他卡在那片茂盛的草原上。进退不能。; n9 p2 w+ X7 ]# m

  由于他们接触的太近。刘恩嗅到她身上醉人的芬芳。“于红,你就让我进去吧。”

  于红扭着身子,说。“烦人。”

  “刘恩,我有想到你会这样。”}7 _5 `) b. w

( o0 }9 o7 [" Y. n, l6 u2 x' g  “于红,你别这么说。”

  “你想干啥?”L4 Z2 x3 a' a# I* u: t

" h5 x, u2 q/ u6 t5 ^) G  “我想回家。刘恩,你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 e" t6 T8 ~0 q2 O* ]& ]

  “你别这样,因为你太美了。”

) v8 [( w9 E+ f  “你竟瞎说。”, G8 X5 m/ B1 m9 e

- z1 R% I: s8 w, i  “好的,”

* F3 @3 Y$ x' i. C1 W  “你管我叫啥?”

+ Q9 t; O) `& L1 k8 [5 u: |- Q  “宝贝啊。”2 C# o1 e* f8 l; k- z

9 P6 v( D2 [7 `0 o* di  “你知道宝贝是啥意思?”# I7 V- _4 HE" ]$ {5 ]: G

' ?s\9 g4 I  “啥都无所谓,我只是喜欢。”

2 k; Q2 o1 A; x6 u3 E$ c) n  “不行,我不接受,”8 q3 W( k% V9 `' Q" n

  “行了宝贝,就这么定了。”

  “你咋这么烦人。”0 O( V7 W+ rr7 M7 [

- C* e3 K3 N7 Y) k$ z( Q. }  “来,咱俩先吃饭吧。”* r4 o5 x7 u% HU& i2 P3 u$ k

  于红怔怔的望着他。0 _& kg! N: n5 p; p6 \`3 \; J2 r

# w+ x2 h, c) H9 bG9 u: u" p  刘恩向她解释着说,“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去饭店弄的菜,想等你来咱俩一齐吃,你看酒和饮料我都买了。”" |6 E9 M% i! N" E3 o

  于红说。“这回你也看到我了,我该走了吧。”7 j) I8 u, ?( W- l7 h. q% i& C

8 E: B5 q, ^, X/ A( n8 i% w3 q  刘恩说。“再说我为你能来跟我见面,我精心设计了很久。”

( m2 Y( I6 V9 I6 c1 v  如果这时于红转身就走,就不会发生以后那么多的事情。然而她切偏偏有,于红留了下来。- h) g: y0 d; S) s/ G- z

  刘恩坐在于红的身边,她感动一股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使她浑身有点燥热。“我不喝酒。”0 B$ ]; a4 B2 p" @

  刘恩说,“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你必须喝酒。”. u% p: p4 t7 r0 a

  于红哀求的说。“你就饶了我吧。”5 E6 i4 b& ?2 z2 u

  刘恩给于红倒上一杯酒,于红实在是推辞不掉了,才勉强接受。$ F2 x( l" R/ Y6 y9 Mj

) \6 m! g) o' _+ l# [+ c1 T3 Z  刘恩说。“咱们在网上又聊得那么好。今天终于有机会相见了。”* g' ?+ s# H( \0 t+ N3 R

O7 t6 D- ]+ q6 o  于红嫣然一笑说。“其实我今天来时也挺矛盾的。”8 y! V) q( ~: x0 _+ t; ~: k+ x

  刘恩问。

" o! t$ T4 a9 {/ t4 i4 G' R  于红白了他一眼,“你想一想一个陌生的女人去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见面需要都么大的勇气啊。”

  刘恩举起酒杯。“为了你能来,对我的信任,干杯。”* C4 _9 G) W! x2 T

4 e2 UF& ~) K) P  “我可干不了,”

& W8 i- ^: V9 }* E( J  “差不多。”

+ K+ t1 b9 {( q7 }# J( R% a  “你别激我。”

  “是吗,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7 x7 q" ?: v- v  “你有准备?”

  “当然。”/ C* ~# C% i6 n" q) t1 d7 y1 z$ g

  “可是,这个东风你就等着吧。”

/ p- i/ T1 y+ L9 e! r5 K  几杯酒下肚,于红的脸色红了起来,虽然她有喝白酒,但是啤酒对她的威力也不小了,于红脸色绯红,这到更加增添了她的姿色。使刘恩心猿意马,想入菲菲。

/ K* F+ T+ X- b  刘恩边喝酒边说。“我从来有对那个女人这么动情过,是你征服了我……”

  于红说。“你就是嘴巴甜,像抹了蜜。”

  刘恩说。8 e9 \6 j9 T* Q; e* r$ r

% Q9 F$ Q0 B' E' @) G  于红做了个鬼脸。! d: xZ" M. H2 CT( q$ l) `

  刘恩试探的捏了一下于红的乳房,大概于红喝酒原因,有在意,仍然跟他调侃。“你是不是见了女人都这样?”+ M/ Z+ q: V0 g; h

  “你又犯病?”

, J( lf8 c' b% M  “咱们就不能纯洁点?”; Y& [# F4 H4 h; V/ O9 D. _

" |$ ^" g$ m* V8 K# {8 j) D, E3 e  你十八啊?刘恩在心里说,但他不纳说出来,怕于红翻脸,其实刘恩非常中意于红,他是那种喜欢瘦类型美女的人。所以他对于红一见钟情。+ p" I0 q# C. a

% ]# M% t/ Q; [2 r; \) m  于红问。2 [6 Y% v; c3 q% y6 D

6 o0 `f, {! ?5 Z  刘恩说,“咱们聊得好才见的面。你说是吗?”! g+ s9 Dk4 y

  于红捋了捋垂下来的头发,于红留着棕色的头发,再跟她白皙的脸颊搭配,显得更加阿娜多姿,楚楚动人。刘恩跟她相见恨晚。

/ T6 k1 T0 _+ |8 \U5 h|2 w  “刘恩,你为啥那么会说,”

% {5 \- t! A0 y6 T0 e' n% E, }0 x  刘恩拿出来香烟,点燃一支,抽了起来,他并不着急回答他的疑问。而是闲情逸致的吐着烟圈,刘恩吐烟圈很有技巧,他能把眼圈吐的一个套一个。于红用她那双还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烟圈。吃吃的笑。“刘恩,真有你的。”; S* d; M+ L% u

5 N9 U' T! |- b6 K) G! i  刘恩慢吞吞的说。3 P( f[# U) s% T( `3 ~+ L+ w& oI

  于红懵懂的问。; t8 d( N" ^& b

  刘恩暧昧的说。: |( [' ~. p1 {: f

  于红的电话打的很缠绵,刘恩在厅里就听到了她柔声细雨般甜腻的声音,似乎在跟谁动情。这使刘恩很酸楚。. I) L6 `# I+ {8 ]6 m+ k" L* c" A

  “我得回去了,”

8 e$ N0 X8 K' @/ Q' ?+ R  “忙啥的,再待一会儿,还跟你聊够呢。”* p' A2 C5 P# G1 h& g. X/ n" y4 q$ r0 D

4 a5 [$ D* Q; u$ V8 ?: p6 H  “我待的时间不早了。”

  “见啊。”; |- M2 p7 E, s7 }' ^' X

7 K) p. s/ T9 `0 Y3 ]  “既然你也看到我了,”& T5 Q! t: @( X1 a# }" U

  “因为你吸引我,”1 k. TC5 H0 X2 i/ K7 |% T* y

) q. l) M! l4 K  说着刘恩就往里屋走去,于红跟在后面,也进了房间。+ }) m% `7 a8 O; h

  房间正中间放着一张宽绰的席梦思床。整个宽敞的房间里就放着这么一张床,暗红的落地床帘非常高雅,它们徐徐拉开着。5 ^5 z$ c5 c/ \+ f

  于红问。“我总觉得这房间不像是个光棍的房间。”

! H2 C4 f2 m& h) x* k  刘恩问。

/ gu) {( l# _" |% a) s. f3 A! N  于红说,“只要女人才会这么细致的收拾房间。”4 F7 |2 W4 q" V7 v( W8 g

  刘恩向她望去,只见她身着红色的超短裙,亭亭玉立,风姿绰约的站立在他的面前。

6 t' K: I) A3 J9 S  于红很自信的说。“对吗?”

' z! F( x% `9 M! d+ T6 r. |  刘恩冲动的抱住于红,于红慌了,她在抵御着,然后抱怨的说,“你干啥?咋又来了。”

: i! |4 D, Z0 r' [9 j* g' X0 q& {  “你是不是喝多了?”

/ z0 t2 `' P8 ]* \8 b# K  刘恩使劲将于红扔在床上,席梦思床的弹性非常好,于红倒在床上忽悠的来回晃悠起来了,刘恩同时也跟于红倒在床上,刘恩的手又像刚开始那样伸进她的裙子里,在她的乳房和大腿上一顿抚摸。7 ]4 I. F# h- b) q, w& e4 f' Q

6 Q% a# R& G, a! E& T3 zB  刘恩跟于红出在僵持阶段。% cY6 M! F: |3 s+ n! W

7 h, d# I! e2 V; j# i  网主任进来夏小萌竟然发现,她依然专心致志的在电脑前打字,夏小萌是公司的打字员,兼管挡案的,“王主任,你好,你看看我光顾工作了,你进来我到发现,怠慢了。”4 O0 w. p: P, t: ?0 t' \5 \

- T1 m' I8 H0 @( k" Z; D7 a  “是这样的,”) n9 w1 A, {8 {! M: L/ j

' ~1 m7 @% v. S1 CZ  “好的,王主任你先坐下等。”! q" g/ i* c1 y( Q( r9 i# f

  王主任在一圈沙发上坐了下来。等夏小萌找挡案。/ y# H/ @* W! j% m" y' q

/ y; ~$ k1 b_" \+ _4 S  她边找边问。+ k$ ?; g! N: R! v, S3 f$ ~

( s+ R6 z% s" u" O* F. T3 B! T' V  王主任安慰着说。

, x9 M6 ]% H7 e% W  “那好吧,这个档案上面急着要。”% j) Y. C, l# M2 F0 B) j

  “关系,回家也不算远。”0 ~" }5 x* T5 h' X" K; o; p

& R$ ?. X' r# e+ l! s3 k; f  “好吧,”& j: L4 h2 n6 Qv2 J

  夏小萌锁上办公室的门,就十万火急的往家里敢。夏小萌这一回家就再也有回来,这可能就是命运的安排,如果夏小萌不回家也就有以后的悲剧发生,有这场悲剧的发生也就有这个故事。这就叫无巧不成书。7 [. ^0 K( Q, H

% z; v# o% O- |* F  于红被刘恩搂在怀里,刘恩却不能把她咋样,她啥都随便就是不让他上身,这把刘恩急的团团转。0 [* q% m- u( n3 f+ `2 A; h6 s8 \

  刘恩抚摸她的乳房,她在用手捂着,刘恩起伏的身体来回蠕动,弄得席梦思床来回的晃动。

  于红在他身下说。刘恩将他的嘴巴凑了过来去吻她,她慌忙扭着头躲着他。使他不能得逞。

  “你的电话真多?”( _# I1 b+ k6 Q/ O% a2 ]T! \

  于红白了他一眼,耷拉着拖鞋,去取厅里的电话。

  “是你啊。啥事。”4 X. o9 P1 t/ _/ y6 h- ~1 J6 p

  “你请我?凭什么?”

3 I3 c: h, r! [: T  这时,于红哈了一下腰,裸露出一截雪白的腰枝和绿色内裤包裹里浑圆的屁股。刘恩看到这动人的春色,情绪大动。等于红挂了机,他就冲了过去,从她身后抱住了于红,不由分说,就把于红抱到了卧室,大概于红太瘦了的缘故,他费劲就将她抱到卧室里。; o& A; H' O2 r) B

  刘恩很老道,他怕于红再反悔,于是他想施展他的温柔,其实刘恩是个情场高手,对付女人好有一套。1 A9 e6 _( {( B

- E7 ]8 S+ _/ N: i' s# c, I  刘恩的吻开她的裙子,于红也不再挣扎了,似乎突然间的变了一个人似的。刘恩吻向她那神秘的隧道。隧道里很潮湿。似乎充满泥泞,刘恩想要温暖它,将他那温热的舌头伸了进去。在她那潮湿的隧道里抚摸。U4 M$ f4 y! r6 m+ o

" [q6 _' B5 h% ^$ B  “刘恩,你来啊,我难受。”6 T/ y: S; v! v. {$ _6 `
  于红抚着刘恩的头,让他上来,而刘恩似乎在调她的胃口,仍然在那里徘徊,于红急了,使劲的往她身上薅着刘恩,刘恩不好再坚持了,便冲了上去。就在他们热火朝天,如火如荼的时候,门开了,进来一个女人,女人走进卧室就似惊累般的吼了起来。把正在痴迷中的于红吓了一大跳。>